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> 厌学网瘾 > 熊玲:戒网瘾很难也很简单

熊玲:戒网瘾很难也很简单

作者:xiongling  发布于:2015-06-11 14:02:25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、戒网瘾为什么很难?

 

    因为有了互联网,我们的社会进入了网络时代和信息时代;因为有了网络游戏,我们的青少年一代被卷进了疯狂的虚拟世界;因为有许多孩子痴迷于网络游戏而心身受损,我们的父母对网瘾惊惶失措、深恶痛绝。
    网瘾,确实是一个社会问题。而网瘾的源头“网络游戏”,是令几家欢乐几家愁的魔鬼一样的东西。
    网络游戏给孩子们带来愉快的同时,也带来了损害。孩子们那不能自拔的网瘾,给父母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忧愁和痛苦。
欢乐的,是游戏开发商。据分析预测,网络游戏在今后10年仍是最热门的行业。这些游戏是巨大的时间消耗,会导致人们滥用而无法控制。因此,这里面蕴涵着巨大的商业潜力。对游戏成瘾者,无疑是被陷进去给商家投资的受骗者。我们知道,制造毒品和贩毒的人,为何甘冒生命风险经营毒品而自己不吸毒?因为“毒瘾”是他们的巨大财富,只要有人愿上钩,将成为他们永远的投资者。
    互联网的出现和发展,意味着文明的进步,但它同时隐藏着破坏性。难道任何事物的发展,都必然伴随有某种牺牲为代价?如果网络游戏是互联网上最大的行业,那么,易成瘾的青少年却是这一行业的消费大军。而青春耗损的代价,也未免太惨重了!因此,戒网瘾成为必然。
    网瘾背后的巨大商业潜力与动机,是戒除网瘾的难题之一。
戒网瘾的难题之二,应该是人的依恋障碍。依恋之心人皆有之,但如果一个人的内心和行为,不能与一个应该分离的客体(人或事物)分离,就叫依恋障碍。网瘾,实质上就是孩子们对游戏的过度依赖,也是一种依恋障碍。
    陷入网瘾的孩子,就像深陷在恋爱中的人,被恋爱这张网牢牢“网”住了;就像哺乳中的婴儿,被母亲的乳房深深吸引住了。
    鉴于追求快感是人的本能,那么凡是能带来快乐刺激的东西或对象,都能让人对它(他)产生依恋。所以,人人都有成瘾性。而瘾的形成,是通过刺激—愉快—愉快强化—成瘾。我们常见的酒依赖、烟依赖、赌成瘾等,都是因为它们对人大脑和心理愉快刺激的重复和强化的结果。
    人之所以对网络游戏成瘾,也正是因为游戏里有太多的刺激成分,它们足以起到仿真功效,替代现实欣快满足。青少年,恰好处在追求新鲜、刺激,而控制力又弱的年龄阶段,网络游戏很容易成为他们过瘾的魔力对象,虚拟世界几乎成为了他们精神赖以寄托的王国。因此,网瘾跟其他成瘾一样,孩子们对游戏有一种深度的心理依恋,也即是心理成瘾了。
    心理成瘾很典型的特征是被强迫性。这是一种明知道不应该,但就是控制不住的思维与行为。就好像人被什么东西给揪住了,虽然知道应该摆脱也很想摆脱,但就是没办法摆脱。一种身不由己的无奈!很多时候,想戒网瘾而戒不了的孩子,非常自责。许多父母也非常谴责网瘾孩子的缺乏毅力,说得好做得差。其实,这主要是被强迫性在作祟。
    心理成瘾,为何有这种被强迫性呢?
    那是因为人对成瘾物的深度依恋心理。深度依恋,前面说了就像婴儿依恋母亲的乳汁一样,是一种共生期的心理状态。婴儿若与母亲(乳汁)分离,会处于孤独和生存危险。象征网瘾孩子的心理依赖,他们存在时刻渴望游戏的期盼心理,若跟网络游戏在一起,就如同婴儿跟母亲在一起,是愉快而安全的,跟网络断开,就犹如跟心爱的依恋对象分开,是焦虑和恐慌的。
    网瘾的孩子,理性上很清楚戒网瘾的必要,但控制不住要上网,就是情感上那份对愉快、安全的渴望,压过了理性的认知。所以,被强迫性和分离焦虑的心理现象,是戒网瘾的难度。
    戒的杀伤性,应该是戒网瘾的难题之三。
    戒,意味着禁止做某事,意味着改掉不良习惯。成瘾的类型很多,有些成瘾对人来说是健康有益的,有些成瘾只有害处。有害的成瘾才需要禁止和改掉。可是,有害的成瘾本身存在着身心向往之与自体摧毁的矛盾。我们发现,身心处于毒瘾、烟瘾、网瘾的人,有一种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明知是火坑,偏要跳下去的英雄气概。为何会这样呢?
    是因为有害的瘾本身是个矛盾体。网瘾,该戒!是它存在对一个人时间(生命)的耗损,网瘾无法戒,是它存在心向往之的愉快刺激。戒掉“损耗”的同时,必然要戒掉“心向往之的愉快”。而后者的戒除,犹如自己心上人或亲人的丧失,会使人产生一种我生命中最重要东西将消失的恐惧,甚至身体上会出现相应的紧张、颤抖、疼痛、麻木、幻觉等症状。
    所以,戒犹如一把刀,要割断人与成瘾物的依赖关系,必然会出现身体和心理痛苦的戒断反应。这是戒网瘾的又一难题。
当然,戒网瘾要面对以上的难题,还涉及到成瘾者的个性特点和人际环境等方面。比如,有两个赌博成瘾者,发誓赌咒要戒赌瘾,相信他们确实真心想痛改前非。其中一个,比较隐忍、自主、甚至固执;另一个从小受宠、个性优柔寡断、依赖性强。那么,他俩能否戒除赌瘾,前者比后者容易见成效。
 
    二、戒网瘾原来也很简单
 
    如何戒网瘾,有人认为要从分析形成网瘾的原因做起。其实,不管是什么原因使人达到了某种瘾的程度,个体对欣快刺激的期待心理,是不会因原因怎样或人的身份与毅力怎样而有不同的。比如一个教授或一个英雄,如果他们被注射过毒品,他们对毒品的依赖,不会因为他的智商高或毅力强而不会形成,也不会因为他们成瘾的原因是情有可原,还是不可原谅而毒瘾就会自然消失。
    网瘾也一样,有许多原因促使孩子迷上游戏,但要达到成瘾,并非是原因的缘故,而是成瘾物所具有的刺激功能,以及人所具有的对愉快刺激的本能满足的强化。所以,要戒除网瘾,研究和分析网瘾的原因,或者从认知取向去帮助孩子认识网瘾的害处、戒网瘾的重要性,都无济于事。真正要戒除对游戏依赖的瘾劲,关键在于找到能使成瘾者与成瘾物割裂的办法。
    既然说戒网瘾很难,为何又说戒网瘾很简单?
    戒网瘾很难,是根据现实中戒网瘾情况并不乐观而认为的,这无可争议。我只不过对戒网瘾为什么很难,进行了心理学的分析。但我同时认为,戒网瘾原来也很简单。
    许多复杂的事物里,隐含着许多简单。从根本上讲,人们更追求简单与单纯,但却往往在复杂里兜圈子。现代的什么混沌学、复杂性原理、以及中国的古老哲学,都揭示了许多事物存在正负(阴阳)的悖论。如果说戒网瘾很难,我们可以从它的难里发现简单。
    从前面分析的戒网瘾为什么难的因素中,我们发现,它们存在被强迫性、分离焦虑和戒断反应。那么,针对这些因素,可以考虑戒网瘾的办法之一:复制法。即戒网瘾跟断母乳一样简单。
    复制断母乳的办法:
    断母乳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断网瘾
孩子已哺乳10个月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学生网瘾已达10个等级重

 

 
 
 因该和必须断母乳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应该和必须断网瘾

 

否则营养不良、身体发育停滞            否则亚健康、精神发育停滞

 

 
 
与母亲隔离、与替代人接触              与游戏隔离、与另事情接触

 

 

 
 
跟上营养代乳品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跟上“新接触”的行动

 

 
    复制断母乳办法需要有配套措施。因为复制存在一个难点,就是“与游戏隔离,与另一人或另一事情接触”的不确定性。
 婴儿断母乳,因为孩子太小而没有决定能力,所以用强制法就能让他与替代人接触和进食代乳品。青少年,因为有一定的自主性和选择性,而又缺乏控制力,要做到与游戏隔离、与另一事情接触,就必须结合配套措施,复制才有效。
    所谓配套措施,就是督导制(需要强调一下,戒网瘾要成功,必须首先是当事者有想戒的愿望)。既然想戒网瘾,也知道复制断母乳的意义与办法,那么就必须执行督导制。这意味着:
    第一,确定一个督导师。可以是你的父亲或母亲或其他人。他的职能是:与你共同制定出戒瘾的协议;收管电脑,督促你跟上“新接触”的行动;督促你执行协议。他的权利是:对你戒网瘾行为进行评价,对你执行的情况进行奖惩。
    第二,确定“新接触”的人或事情。可以是某一项活动、某一社团组织、某项娱乐、或一次远途爬涉等等。
    第三,奖惩。明确规定,在限定的时间内做到了协议的规定,给予什么奖励,违反了协议给什么处罚。比如,督导人有权收管电脑,但孩子私下去网吧咋办?可以订立违反一次罚做3天义务工等等。
    这类似于军令状或法规。俗话说: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就是指我们做的任何事情,都要遵循它们自身的规则,事情就能成功。军令状摆在军人面前,就得无条件服从;谁违反了社会法规,谁就会受到执法部门的处罚。这是社会环境的规则。你是现实的社会人,就得适应某个环境、某个领域的规则,除非你逃到荒芜人烟的地方生活。
    从戒网瘾为何难里我们看到,想戒是因为游戏对人时间(生命)的吞噬,难以割舍是因为游戏是人依恋的宝贝。那么,我们可以衍生出戒网瘾的办法之二:移情法。
    移情法,就是对成瘾对象和成瘾方式的转换。这是一种移情别恋的行为。
    举一个实例:有一个17岁的男孩,网瘾龄4年,作为杀手型网络游戏者,已是超级强者。他的成绩一直很好,从高中开始直线下降,除了游戏,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。有天晚上,父亲一脸沮丧地对他说:“儿子,我今天围棋比赛太丢脸了,居然输给了一个初级围棋手!”孩子回应:“这叫长江后浪推前浪。”“好啊!儿子,你每天陪老爸下一盘围棋,就当是训练我。如果在3个月内,你能浪过我,老爸奖你一台电脑?”“一言为定!”
    就这样,孩子与父亲每天都要杀一盘围棋。父亲每周要带孩子去围棋协会比赛一次。渐渐地,孩子迷上了围棋,每天不来一两盘杀棋,反而不舒服。不到3个月,孩子对网络游戏的痴迷,转移到了对围棋游戏的痴迷。这就是用一种有益的癖好,取代另一种危险癖好的移情法。
    戒网瘾办法之三:协调两个我。
    网瘾的孩子,有两个分裂的自我:一个网络虚幻世界里强大的我(兴奋的我),一个现实世界里虚弱的我(郁闷的我)。要戒除网瘾,需要网瘾的孩子学会协调两个失衡的我,找到现实世界里某一需求的兴奋点,并学会满足现实需要的方式。
 

       两个我与两个我的协调:

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虚拟世界的我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现实世界的我

 

目前

需要

 

目前

需要

 

高级

 

钻石级

 

降级

初小级

 

初中级

 

高中级

 

打工级

 

依 赖

高中级

大学级

打工级

领导级

白领级

强大

 

兴奋

 

刺激

 

无所不能

调整转移

 

弱小

 

郁闷

 

无奈

 

无意义

心理训练

 

兴趣的完全转移

 

高 

一般

学习训练

丰富

 

张扬

 

愉快

降温

单调枯燥

 

麻木无情

心理训练

 

人际连接

精力充沛

减少透支

亚健康

不健康

合理饮食

 

功能锻炼

左脑发达

左手粗壮

睡觉

 

减肥

右脑弱智

 

 

右手肌无力

学习训练

 

功能锻炼

 

 

    如果把戒除网瘾视为现实需要(目标),那么为实现这一需要(目标),我们要借助另一个或多个需要的满足为手段。这一个或多个需要是什么呢?可以是“现实世界的我”中的任何一个或多个需要。也即是,借助的另一个现实需要(目标)在增长一个百分点(每天进一步)的同时,戒除网瘾的需要(目标)要降一个百分点(每天下跳一步)。
     能使“协调两个我”顺利而成功,可以结合督导制帮助自己完成。
   (注:复制法和“协调两个我”是很理性的有意识行为,移情法是很感性的下意识行为)
 
 

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  熊 玲   

 

   熊玲相关文章:

 

   我暴食暴饮该咋

   我该如何振

   给心里的坎通条路

   痛苦的悖论

   你在为谁而活

   口才不好有根源吗

   你为谁而死

   做情绪的主人

   试论女孩化的男孩心

   谁杀了自信

   写给父母的话

|关于我们 |在线咨询|就诊预约|